涉某信托公司?!3亿产品暴雷!

时间:2022/09/30 10:01:06用益信托网

又是一起借道信托的投资案件,联储证券、昆仑信托被诉至法庭。


3亿嵌套型资管产品暴雷


一份判决书显示,高某在2017年3月16日将150万元投资了联储证券发行的资管产品,即“联储证券聚诚1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涉案资管产品),金额150万元,投资期限2年,预期年息8.2%。


实际上,涉案资管产品投资标的为《昆仑信托 联储东方金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信托计划),期限为24个月,规模为3亿元,东方金钰承诺到期回购。该信托计划成立于2017年1月,用于受让东方金钰持有的子公司100%股权的股权收益权。


高某认为,涉案嵌套型资管产品在产品设计、募集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同时,联储证券存在信披不及时、资管业务内控不到位等问题,信托产品设计本身也存在缺陷。


资管计划提前终止,投资150万拿回9万


事实上,暴雷的主要原因是东方金钰违约,从而导致信托计划于2018年7月20日提前终止,涉案资管计划也随之于当日提前终止。


在高某进行投资的一年多时间内,联储证券分别在2017年6月26日、12月27日发放两笔收益,共计93696.77元。对此,高某要求联储证券、昆仑信托赔偿150万元的投资损失及利息。


法院指出,涉案信托为事务管理类信托,作为受托人的昆仑信托仅负责账户管理、清算分配等事务,且根据联储证券的指令对信托计划进行管理,昆仑信托没有失职的行为。


而针对联储证券,法院表示作为专业金融投资机构,在涉案资管计划的风险控制上应当尽到专业审慎的注意义务,案发过程中东方金钰和保证人多次出现违反合同约定的情形。


“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受牵私募一哥徐翔


事实上,在私募一哥徐翔操纵市场案被暴后,东方金钰也受此牵连。在2015年左右,东方金钰曾一度被称为资本市场“翡翠第一股”,市值一度增至280亿,以“疯狂的石头”而闻名。


而从2016年开始遭遇滑铁卢,资金链断裂。在2017-2019年间,向多家金融机构贷款达百亿元。


2020年9月,东方金钰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处罚60万,时任董事长赵宁被市场禁入,连带19名责任人同时被警告。


而本案中,资管计划成立后,联储证券委托昆仑信托将资金投向东方金钰后不久,该公司就出现经营问题。数据显示,2017年1月-11月,东方金钰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年末净资产的98.55%。


2018年5月18日,东方金钰子公司、大股东等与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东方金钰所持子公司24%的股权被司法冻结;而大股东持有东方金钰的股份被全部冻结。


针对东方金钰的相关情况,法院认为联储证券却没有及时披露和控制相应的风险,违反勤勉尽责义务。


联储证券近期再收监管警示函


公开资料显示,联储证券原名众成证券,成立于2001年2月28日,注册资金32.4亿,截至2021年底,共有子公司2家、分公司18家,59家证券营业部。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2亿元,同比下降43.59%;实现净利润亏损0.90亿元,同比下降-2252.41%。


2019年12月,深圳证监局对联储证券做出暂停六个月私募资管业务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并指出其存在部分资管计划信息披露不及时、销售不规范、份额种类划分不当、合同条款缺失、资管业务内部控制不到位、部分资管计划投资比例超标等具体违规行为,同期,深圳证监局对时任联储证券总经理和资管部总经理出具警示函,认为二人对相关资管计划的违规问题负有管理责任。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联储证券至少有8个资管产品出现违约,分别是聚诚1号、聚诚5号、聚诚9号、聚诚15号、聚诚16号、聚诚20号、中弘1号、众诚13号产品等。这些项目在2016年到2017年陆续发行。其中涉及到的中弘股份、凯迪生态、东方金钰、盛运环保上市公司均已退市,截至2022年6月30日,公司的重大诉讼、仲裁涉及的案件27起,金额逾44亿。


2022年9月9日,联储证券作为债券受托管理人,由于未严格履行募集资金监督义务,未能发现“21达州D1”的募集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违反了《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四川证监局对联储证券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作者:
来源:金 融 界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